一位原住民眼中的“長峙蝶變”

2019-06-13 15:19:00 舟山晚報

  尋找共和國同齡人

  從“搖櫓時代”到“大橋時代” 一位原住民眼中的“長峙蝶變”

  出島坐船,曾經是長峙島人的出行方式,十分不便的交通環境阻礙了長峙島的發展。

  如今,長峙島已實現“搖櫓時代”向“大橋時代”的歷史性轉變,作為共和國同齡人的王永其,親眼目睹家鄉的日新月異深表欣慰,并對未來的美好生活滿懷期待。

  ■鐵樹開花

  我是土生土長的長峙人。

  在我小辰光,長峙是個交通不便、沒有通電的懸水小島,島上的老百姓過的是苦日子,無論是當農民還是鹽民,都是“早上出門雞剛啼,夜里回家星滿天”,雖然干得累死累活,但吃的、穿的、用的都很差,爛番薯當當飯,幾乎每件衣裳都打過補丁。

  到了上世紀70年代,我們長峙島總算“鐵樹開花”。

  我記得很清楚,1971年春天,單相電裝到了長峙島,雖然不是三相電,但對當時的長峙老百姓來講,已經是件大喜事了。

  單相電一通,抽鹵、抽水全部用電,打麥、打稻用上了電動機,我們長峙各行各業生產都得到了發展。

  最讓老百姓開心的是,家里也用上了電燈,一拉開關屋內就亮堂堂,我們從此告別了煤油燈時代。

  ■啞巴說話

  有電以后,“千年啞巴”開口說了話——長峙島上的家家戶戶都裝上了廣播。

  對于那個年代長居海島的老百姓來講,廣播的作用可大啦。長峙島雖然跟本島只有一水之隔,但想出門辦點事情都要用到船,所以廣播最大的作用,就是讓我們提前知道天氣,明天有沒有風,好不好出門,都要聽氣象預報。

  廣播響了、電燈亮了,海島的業余生活豐富了,大家跟著廣播學唱歌、學革命樣板戲。

  身處那個朝氣蓬勃的年代,我渾身上下也有使不完的勁,因為年輕有沖勁,被推選為村里的團支部書記。

  ■計劃生育

  1973年,全國上下都在倡導計劃生育,領導干部要帶頭。

  我當時25歲,結婚兩年,已經有了一個孩子,老婆肚子里還懷著一個。為了響應“領導干部要帶頭”,我沒跟老婆商量,也跟著村支部書記去做節育手術。

  結果2個月后的一天,老婆回定海娘家了,我正在山上打石頭,忽然聽到村子里的喇叭響,大隊出納在廣播里大聲喊:“王永其請注意,你兒子溺水了……”

  后面說些什么,我已經不知道了,手中的榔頭也掉落在地,整個人傻在那里,身旁的人都圍攏過來,一個女同志說:“快點去!他們說人已經救上來了,在公社醫院!”

  我飛跑下山。從干活的地方到醫院,大概有四五里路,都是碎石子。而我那天穿的鞋子,是用小板車的輪胎做的,碎石把我的腳扎出了血,我渾然不覺得痛。

  ■重男輕女

  跑到半路,遇上了四位老太太,她們從廣播里聽到這個消息,正圍在一起議論,一位老太太搖頭嘆息:“罪過??!上代是孤老,好不容易有后了,這小囝年紀這么輕就節育了,要是老婆這一胎生女兒,又要做孤老了?!?/p>

  我一聽這話,腳步也軟了。那個年代在海島漁村,重男輕女的思想非常嚴重,這種思想的根源,主要因為男性是勞動力,而且農村、漁村的經濟還是以體力勞動為支撐。過去的老百姓需要擔水、砍柴、干農活,家里如果沒有男勞動力,生活都成問題。但現在社會觀念完全不一樣了,不用再憑體力吃飯,只要腦筋好、智商高,女人可以跟男人一樣優秀,為社會做貢獻,所以生男生女都一樣。

  一路狂奔到公社醫院,因為我的父親曾經當過赤腳醫生,所以那里的醫生都認識我,看到我跑進來,便朝里頭喊:“他爹來了!”

  有位姓張的醫生走過來,拍拍我的肩安慰:“阿弟莫急,小囝緩過來了。 ”我一聽這話,懸了一路的心放下,頓時松了口氣。

  張醫生用手一指:“阿弟,你這腳咋啦?”

  我低頭一看,只見10個腳趾頭,全部血淋淋的,剛才跑過來的時候被路上的碎石頭扎破的,因為心急也不覺得疼。

  張醫生馬上給我打破傷風針。結果,兒子用了3角6分的青霉素緩轉過來,我倒是花了3元多醫療費。

  ■遭遇臺風

  長峙島經歷了一段很長的“搖櫓時代”。

  我們島上的老百姓出行很不方便,即使不刮風下雨,船也不是隨到隨開,有時碰到要緊要慢的事情,若再遇上天公不作美,那真是“喊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喉嚨扯破也沒轍。

  1990年,我在沈家門一家部隊招待所當副所長。農歷閏五月的一天,我正在普陀公安分局開治安會議,單位管門師傅在門口朝我招手:“老王老王,你出來一下?!蔽覇査骸吧妒掳??”他告訴我:“你父親去世了?!?/p>

  我知道父親最近身體狀態不太好,但沒想到這么快去世,得到消息的我,趕緊從沈家門趕去長峙王家墩,但不巧,正碰上那年的7號臺風,狂風暴雨,航船停航。

  我在碼頭等了整整5小時,看著距離不遠,就是過不去。

  年輕的時候,就這幾百米的距離,我們小伙伴還曾經游到對岸,但像這樣的臺風天氣,實在沒辦法。

  ■五天五夜

  父親是東陽人,我要第一時間把他去世的消息告訴老家的親友。但當時舟山通信設備相當落后,碰上臺風天氣,連電報也發不出。沒辦法,我給寧波一位熟識的戰友打電話,讓他代我從寧波發電報給東陽的叔叔。

  叔叔收到消息時,已經是下午了,而東陽到寧波的汽車只有晚班車,他連夜坐車趕到寧波,碼頭旁邊的旅社被臺風天滯留的旅客全部住滿,他只能住到偏遠小旅館。

  到定海后,又是一路坐車坐船,因為沒有直達長峙王家墩的船,叔叔輾轉從青壘頭擺渡到東蟹峙,轉乘好幾次船,最后才到達長峙島。

  從收到電報到長峙,叔叔在路途上花了整整五天五夜,等他到達時,是父親去世后的第七天了。等不及叔叔到來,父親已經落葬,入土為安了。

  叔叔在父親的墳前號啕大哭了一場。

  ■微信時代

  2015年12月,母親去世,那時家里每個人都有手機、微信了。

  我把母親去世的消息通過微信告訴東陽的堂兄弟們,他們得到消息后立刻動身,3小時就趕到了。

  我的大妹在新西蘭,早上給她打電話,告訴她母親去世的消息,她立刻買好回國的機票,第二天晚上就趕到了定海。

  發生在我們家的親身經歷,折射出建國70周年以來通信設備、交通設施的大發展。

  ■四通八達

  現在的長峙島,已經發展得連我們這樣的“原住民”也不認識了。香樟湖廣場上,有一條開滿書店、藥房、銀行的步行街,充滿了歐式風情。

  長峙島上的人氣也比以前旺了,有好多所學校,像浙江海洋大學、綠城育華學校、南海學校長峙校區等。

  上次我從晚報看到新聞,小干—長峙大橋今年將動工,甬東至長峙大橋也已完成了規劃。另外,臨城—長峙—小干—魯家峙—朱家尖(東港)段公路工程也已在規劃中。以后的長峙島,將變得四通八達。

  記得2016年1月新城大橋通車時,我專門寫了一個快板歌頌長峙島的變化,還參加了舟山市群眾文化匯演:“村里出事情,快撥110,有人生毛病,快撥120,全民健身進社區,唱歌跳舞加練拳,新城大橋車來通,抓住機遇不放松,海島本是好地方,大橋一通多方便,出門摩托加電瓶,便宜公交車,花錢出租車,狂風暴雨不用愁,各種車子照樣走……”

  看到家鄉越變越美,我很欣慰,并對未來更美好的生活滿懷期待。

作者:口述/王永其 整理 記者 徐鶯/攝

分享至
微信掃一掃,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至:
ewin456棋牌官网首页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极速11选5免费人工计划 深圳福彩平特一肖论坛 怎么下载股票数据 安徽快三下载 怎么破解赛车pk10 幸运赛马计划全天 超级11选5手机缩水 股票分析 购买广西11选五平台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