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冕之王”的青春年華

2019-06-27 14:49:00 舟山晚報

  尋找共和國同齡人

  去過北大荒,也當過“無冕之王”,黃旭的青春,一直被理想和激情燃燒著。

  北大荒的新生活

  1970年4月20日,舟山城區出現了“歡迎沈陽軍區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代表蒞臨舟山”的大幅標語,我熱血沸騰,自告奮勇報名支邊。 5月8日,我被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錄取。

  得知消息后,親友、同學和老師都來看我,有的送來筆記本,勉勵我在邊疆好好干革命。母親所在的學校還為我搞了些木板,幫我打了個木箱,爸爸用一條麻袋片套的墊被,將我帶的木箱等包扎起來,送到定??h軍管會小禮堂,以便統一托運,他還將我所有攜帶物品列了兩張清單,防止我遺失物品。

  當時我所在的舟山地區機關干部宿舍大院里,有六七個人去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 5月29日清晨4點多,王營長就在院子嚷開了,催促我們起床,我吃了點泡飯,由弟弟送我到舟山中學集合。

  送到校門口,弟弟就抹著淚回去了,我們二連三連知青穿著黃軍裝,胸佩光榮花,浩浩蕩蕩地穿過夾道歡迎的人群向碼頭走去,沿途鞭炮齊鳴,鑼鼓聲不斷。我在路上走,還不怎么傷感,上船時接過爸爸媽媽遞過的旅行包,我鼻子一酸,不禁放聲大哭起來。

  從寧波火車站始發的專列經過5天5夜的奔馳,將我們舟山知青帶到千里之外的黑龍江。

  6月2日清晨4:00多,火車到達終點站福利屯,我們每人發到了小胳膊粗般的大麻花,當早飯吃,然后乘車去10連。一路上車顛得厲害,沿途是一望無垠的莊稼地碧綠青翠。村落城鎮隔得很遠,黃磚房草房隨處可見,一派關外鄉村的景象,到十連后已是傍晚時分,我和10多個知青被分配到一幢草房居住,清理了一下行李,我們便都睡在炕上,開始了在北大荒的新生活。

  第一個國慶節

  在北大荒度過的第一個國慶節,我至今記憶猶新。

  1970年9月30日,我所在的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19團10連的幾名知青,被選為參加30團水利大會戰本連先遣小分隊隊員,小分隊隊長是舟山知青戴國慶,我們小分隊的任務主要是為連里的會戰人馬,做好生活設施方面的保障。

  10月1日和2日,隊員們忙著準備勞動工具、生活裝備。 10月3日凌晨1:30,我們就起床了,因為30團離我們很遠,否則當天到不了。不一會兒我們帶了干糧,爬上軍用卡車上路了,10月的北大荒早已是銀裝素裹,寒風凜冽,我們期待著在舟山就領到的軍大衣和狗皮帽,仍然抵擋不住嚴寒,我們只好每過兩小時就要求下車活動活動。

  下午,汽車將我們和所帶的東西載到30團境內的一個荒原,就開走了,我們開始在這荒原上搭帳篷,在帳篷內挖火墻,并在帳篷外堆高粱桿,用以擋風,在帳篷底角填埋的土,防止帳篷被風刮走,那天我們干到很晚才吃點干糧。

  躺在自己支起的帳篷里,在大炕底下鋪的是厚厚的干草,零下30多攝氏度傾聽北風呼嘯,我們在北大荒的荒野上度過了一個難忘之夜,我們和小分隊的舟山知青一樣,好久不能入睡,想到去年我們還在家里和親人一起過國慶節,圍在全是海鮮的餐桌旁多么溫暖,多么高興,而今年的國慶節卻在艱苦的勞動中度過。

  “文革”撕碎青春夢

  我是舟山中學1966屆初中畢業生,按我的成績上高中、考大學,應該不是什么大問題,可是“文革”撕碎了我的青春夢。我多么盼望,自己能有重新學習、改變命運的機會。

  記得1973年的一天,我在放牛時聽說可能要恢復高考了,就讓弟弟想辦法給我寄來一部分初、高中課本,復習了一段時間。在離開學校10年后,我自學將初、高中的與高考文科相關的課程啃下來,常常學習到半夜。有空時,我將不懂的問題記下來,搭便車或來回步行16公里地,到三分場場部向在三中當教師的知青請教。

  好幾次,風雪在我的周圍飛舞,我凍紅了臉,摸黑回到連隊。

  當時連隊知青不少,但參加高考的也沒幾個。1977年,我參加了黑龍江省命題的高考,初試時間是11月19日至20日,高考課程為數學、語文、政治,交報名費五角錢。

  經過短時間的復習還是有一定效果,我初試合格。1977年12月24日至25日,我到總場部參加復試,因為成績不理想,沒有被錄取。

  盡管1977年的高考并沒有如愿以償上大學,但對我來講是一種莫大的鼓舞。第2年,想到學理科對國家更有幫助,我就改報理科。為了讓考試更有把握,我回到舟山,在父母家中復習了一段時間,然后趕回黑龍江參加考試,成績揭曉,我的復試成績達到了黑龍江省高校錄取分數線。

  志愿表發下來的同時,我的頂職表格也到了三分場場部,舟山的知青朋友將我的頂職表填了,告訴我:“先回家鄉再說!至于大學,回舟山還可以考?!蔽揖秃退麄円黄鸹氐郊亦l。

  回舟山后,因為我的年齡超過了25周歲,高考還是受到限制,當時規定要成績特別優秀的才行。此后,我就走成人高考的路子,先后獲得了電大英語單科結業證書,省委黨校政治經濟學本科畢業證書(脫產兩年),電大文科語文大專畢業證書,電大現代工程師繼續教育結業證書,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又自學了法律類的知識,這些學到的知識拓展了我的工作適應面,使我能夠順利完成上級交給的各項任務。

  “無冕之王”記錄時代發展

  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大地時,我如愿進入舟山日報社成為一名記者,那個年代的記者是“無冕之王”,出去比較受尊重,我采訪了很多上世紀80年代生活、工作在舟山群島上的年輕人,他們在各自的崗位上為家鄉和人民作出了貢獻,并帶有深深的時代印記。

  記得1980年初,我在嵊泗縣報道組劉春賢等人陪同下,走進大洋公社地毯廠整修車間,進門的一瞬間,就感覺好像來到了一個百花爭艷的花園,一條條五光十色的地毯,猶如一叢奇花異卉,四五個年輕的織毯姑娘圍坐在一條地毯上,全神貫注地整修地毯,我們完全被這精巧的藝術珍品吸引住了。

  大洋公社地毯廠是1977年創辦的,剛辦廠時一無資金二無設備,但是為了廣開集體生產門路,解決一批漁家姑娘的就業問題,在公社黨委的領導下,發揚“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精神,大家群策群力,在荒涼的海灘上造起了6間廠房。

  他們虛心向上海地毯出口公司學習,請來8名老師傅指導,很快掌握了織毯工藝。這些地毯當時為集體和國家做的貢獻可不少啊,1978年地毯出口3萬平方英尺,每平方英尺可以換外匯12~15美元,如果以地毯換取小麥,我們一算,可以換成小麥1200萬公斤,相當于畝產800斤的3萬畝土地的產量。

  1981年9月27日,岱山縣東劍海面突發颶風雷雨,在生死攸關的時刻,公社抗災救災,為了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干部們沖在第一線。在災后,我和舟山人民廣播電臺記者以及舟山日報的王立昶同志一同去東劍采訪,報道該公社抗災、救災和災后恢復生產的實際情況。

  那個年代,大家住房條件普遍比較落后,洗澡都是去公共浴堂。我采訪過浴堂的擦背工小陳,他告訴我,擦背工體力消耗很大,浴室里又悶又熱,營業時溫度30—35攝氏度,剛開始小陳常常要“暈堂”,為了攻克“暈堂”難關,他將冷毛巾貼在頭上,頭一發暈就趕緊喝上幾口冷開水,堅持工作,短時間內他就適應了工作環境,并在老師傅的指導下基本掌握了擦背技術。到了春節,大家都要去浴堂洗“過年澡”,所以春節前夕是浴室的旺季,他每天要為60—80個顧客服務。

  現在回看那些報道,深刻折射出時代的變遷。作為親歷者、見證者,我也一直用筆忠實記錄時代發展。

  離開報社后,我到省委黨校脫產學習了兩年,畢業后被分配到市委黨校。如今的我雖然已經退休,依然擔任著浙江省棋類協會副主席、市棋類協會會長,組織舉辦各種棋類活動,豐富市民的業余文化生活,更好地傳承象棋文化的精華。

作者:黃旭/口述 記者 徐鶯/整理

分享至
微信掃一掃,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至:
ewin456棋牌官网首页 快中彩票app下载 快三湖北 金冠手机在线娱乐版金字招牌 理财平台最新排名 山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 一分彩彩计划群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福彩 浙江体彩6十1第19147期 7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