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歷了人生三次重要考試

2019-04-11 09:34:00 舟山日報

  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歷史記憶

作者在舟山連島大橋工程宣傳報道會議上(資料照)

  考試,對每個人來說,一生中都要經歷無數次,但總有那么幾次考試,在每個人的生命中是至關重要的,乃至影響其一生。我的一生中,就經歷了這么三次重要考試,這倒不僅僅是因為考試的結果如何,而是在于這些考試本身所賦予的意義重要。其中兩次考試還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舟山來說尚屬首次的。

當年高考考場一景(資料照)

  一 恢復高考 躍躍欲試

  1977年,我國恢復大學招生考試,當時還沒有“高考”這個詞,報考的對象也不像現在主要集中在了應屆高中畢業生,那時還有出身成分限制,規定報考對象是工人、農民、上山下鄉和回鄉知識青年、復員軍人、干部和應屆高中畢業生。我是知青,符合報考條件。

  當年的恢復大學招生考試,與現在高考相比還有幾個不同特點。一是時間上。 1977年的考試不是在夏天的6月舉行,而是在冬天。記得那年9月,國家決定恢復“高考”,是10月報的名,12月正式考試。二是高考分兩次考試。因報名人數實在太多,大學錄取資源就這么點,所以,為了先行篩掉一些考生,浙江省又分別在1977年的11月和12月組織了兩次考試,第一次是初試,篩掉了一半左右考生,留下的參加復試,也就是參加全國統一考試??即髮W要經初試、復試也是絕無僅有的。

  參加大學考試是改變人生命運的一次機會,何況當時我尚在農村插隊,想改變自己命運的欲望非常強烈。當年,我所插隊的定海石礁公社知青基本上都報了名,發奮準備考大學。

  當時也沒像現在有這樣、那樣的高復班,76屆高中畢業是“文革”剛好結束的最后一屆,教育質量可想而知,何況,為了應對一個家庭有倆孩子的話,只有一個孩子下去插隊了另一個孩子才能安排工作的規定,我又隨當時的潮流放棄了高中最后一個學期的學習,提前走出了舟山中學校門到農村插隊。

  為了迎接大學考試,我常傍晚放工后,徒步1個半至2個小時,從插隊的農村到舟山中學內的墻上看或抄寫數理化習題。下雨天,就是農民的禮拜天,每當天下雨的日子,我開足馬力全身心投入,說好聽點是復習迎考,實際上基本是自學,像高中階段數學的最后一個學期是解析幾何,我因提前離校,這些課程我見都沒見過,完全靠自學。

  最好的復習條件是,我好友李兄的一位親戚是高中老三屆畢業生,數理化功底較為扎實,李兄的母親就讓他為我們作輔導。李兄也在城郊農村插隊,天一下雨,加上與李兄一起插隊的一位知青,我們三位知青就鉆進他家的小閣樓里聽他的這位親戚給我們輔導。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我正在田頭干農活,村口的廣播喇叭播報了一條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消息,意思是我公社知青某某人、某某人等考進了大學,其中也有我的名字。我聽到后心頭一熱,但我知道這只是初試,還沒經過復試呢,公社廣播站的播音員可能不知道詳細情況,或許她為自己公社十來位知青通過初試而興奮,就這樣播我們考進大學的消息了。聽了廣播,一起在田頭勞作的社員們也為我高興。

  競爭是激烈的,加上自己基礎不扎實,又沒有脫產像模像樣復習,最終還是與1977年的第一次恢復“高考”失之交臂。

  但付出的努力終于得到回報,由于刻苦復習,系統學習了文化知識,1978年7月,我結束了兩年零五個月的知青生涯,招工到電廠成為了一名電力工人。正是有了復習時打下的文化基礎,進電廠后,新工人到湖州電廠學習實習,我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被評為“優秀學員”。

  半年后從湖州學習結束返廠,即跳過學徒階段,直接擔當起12000千瓦汽輪發電機組司機重任,1980年5月1日,首臺12000千瓦機組成功發電投產,我是當班司機,當時,該機組是全舟山最大的火電機組,僅此一臺超過全市總裝機容量。投產那天,“海鷗”牌相機閃光燈閃個不停(還沒有彩照和電視攝像),場面甚為壯觀,我感到非常自豪。

  也就是那一年,我提前一年半學徒期轉正,并被選為汽輪機車間團支部書記,機電爐 (汽輪機車間、電氣車間、鍋爐車間)團總支書記,還入了黨。 1982年浙江廣播電視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首次招生,我報考后被錄取。后來又在中央黨校經濟管理函授學習,獲得本科畢業證書。這些都得益于那段復習時打下的文化基礎,為我人生贏得了分數,更重要的是讓我見證并經歷了“文革”后我國恢復高考制度的重大事件。

上世紀九十年代,記者下邊遠小島采訪乘的是這樣的交通工具(資料照)

  二 報考記者 奮力當先

  有了人生中第一次大學考試的基礎積累,雖然,只通過了初試,最終未能如愿。但收獲還是挺大的。據資料介紹,1977年的第一次恢復高考,全國的錄取率是5%,浙江省是4%,當時,能成為一名大學生是很難的。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有了高考復習的知識積累,1984年,創刊于1955年、“文革”??耸嗄?、1979年復刊的舟山日報記者隊伍青黃不接,第一次向全社會招考新聞記者。很榮幸,經過文化考試,實地采訪,組織審查等程序,我終于成為舟山日報社當年20名錄取對象的其中之一。

  報社向全社會招考新聞記者是件新鮮事,民眾對此非常關心,參與度也相當的高。

  1984年春的那次記者招考,記得文化部分考試,也稱理論考試在原舟山師范內的教室里進行??斓介_考時,教室外密密麻麻來了不少應考者,其中有不少人臉熟,這些臉熟者大都是我們這屆電大文科在讀生,當時高考剛恢復,大學畢業生在社會上還是鳳毛麟角,我們這些在職讀電大文科的應考者,算是生逢其時,所以,來應考者居多。來自方方面面的應考者坐滿了七八個教室,約有幾百人參加,競爭也相當激烈。

  通過文化考試,篩掉了一大部分,幾天后,進行實地采訪。我們當天上午在定海楊家塘的老舟山日報社集中,然后,把我們帶到舟山紡織廠采訪,事先一概不知采訪地點和內容。

  到了紡織廠,來到二樓的廠部會議室,先由報社的主考官簡單介紹了實地采訪的注意事項和要求,接下來,聽廠部領導介紹廠里的基本情況和生產形勢,人手一份同樣的該廠簡單情況介紹。規則是可以提問,也可以通過對紡織廠的觀感,應考者各自選擇角度,用新聞的體裁,可以寫消息、通訊、見聞、特寫等,但不能寫詩歌。上午采訪后即成文上交。最后,文化理論考試成績加上實地采訪新聞稿成績,錄取20名記者,其中有幾位是特招,像美工、攝影,他們的文化理論考試、實地采訪成績好像只作參考。

  紡織廠的采訪,我印象蠻深,廠部領導在介紹情況時,對廠里呈現出的生產好勢頭,有好多的角度可供選擇報道。比如,廠里黨政領導重視抓生產,嚴格管理,安全促生產,加強職工技術培訓等。介紹很詳細,應考者只要加上最近的企業生產良好指標,就能出一篇稿子。而我覺得,自己容易的,別人也容易,不如選個冷門些的角度去寫。

  介紹中,我隱隱約約聽見有幾句話說到廠里改革紡織工藝流程的內容,但很少,僅憑現場介紹要選擇紡織廠通過改革工藝流程出效益的新聞稿肯定內容不夠。于是,聽完介紹后,我只身跑到廠部辦公室進行補充采訪,在廠部辦公室同志的熱心支持幫助下,我終于補充采訪到大量這方面的素材,并按時成文上交。我想這個角度別人可能是沒有的。

  夢想終于成真,1984年7月,我被報社錄取,成為了新聞戰線的一名新兵。

  從接到報社錄取通知書,到邁進舟山日報社大門,我從一名普通的海島電力工人,成為當時一名令人羨慕的新聞記者,其中還有一段小插曲,差一點讓當記者成為泡影。在辦理調動手續時,我所在的電廠不肯放人。無奈,我找到電廠的上級管理部門電力公司,公司經理劉全偉的一番話至今記憶猶新。他說,記者考進祝賀你,你有這個特長,以后公司辦公室文字工作也需要你這樣的人,你要去還是留你自己好好想想,想好了一定要去那就去。干干脆脆,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當然,如當記者成為泡影現在想想也不一定是壞事,幾十年來,海島電力事業的發展日新月異,為海島多少個家庭帶來了光明,為多少家企業提供了動力,能夠見證海島電力事業的蓬勃發展是件相當光榮的事。另外薪水肯定也要比當記者高。但能成為新聞記者是我畢生的夙愿,無怨無悔。

刊登有關公開招考市級機關干部消息的《舟山日報》(資料照)

  三 首次“考官”應召出征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1993年10月下旬,一場公開考“縣官”活動在舟山市舉行,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舟山市第一次采用組織推薦與群眾推薦 (包括個人自薦)相結合、考試與考察相結合的方式 (也稱“雙推雙考”),通過公開、平等、競爭、擇優的原則,在全市范圍內公開選拔部分市級機關副局級領導干部。

  當我市組織部門將“雙推雙考”的通知在媒體上公布后,對每個舟山人來說,都像是春天的驚雷。此前,只聽說過考干,比如,考記者(當時沒有公務員,只有干部之說,記者當時也是干部),考公檢法等等,從沒聽說過能考縣處級領導干部。過去,提拔領導干部都是關起門來搞任命,這次竟然公開登報選拔,實在令人振奮。而且通知還要求各級各部門要全力支持配合這次干部選拔任用機制的改革,積極動員符合條件的同志參加“雙推雙考”,接受組織的挑選。

  當年,我擔任報社的記者部副主任、中級職稱,算是分別符合了報考的兩個最基本條件。經過組織推薦報名、初審、考試 (筆試)、組織考察、面試等程序,真可謂是過“五關斬六將”,一路堅持走完全部流程。那次考試,報社有五位同志報名參加了,只有我一個人通過了筆試,其余全部鎩羽而歸。據不完全統計,參加筆試者淘汰率達80%左右,全市只有74名同志“入圍”,競爭10個市級機關副局級領導干部崗位。

  接下來,筆試通過者,又經過了組織考察、面試兩關。畢竟,錄取只有10個崗位,10個人,我所報考的這個局通過筆試參加面試的有七八位,最后只有一人能入選,概率實在太低,我看別人的條件都比我要好,不是正科級干部,就是街道書記,自己只是副科,一個中級知識分子,當一回“綠葉”那是肯定的事。其間,市委組織部部長在一次安慰我們的會上,說了這么一句專業性很強的話,我印象深刻。原話大意是:你們在座的同志,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已經進入到我們組織部門的視野。

  其實,我當時參加這場考試,也不是抱著想當“縣官”的想法去的。當時報名參加考試,一是響應組織號召,親歷改革進程;二是對首次考“縣官”感到新鮮,想嘗試一下;三是測試一下自己的實力,到底達到了哪一級別。至于入不入選老實講“官念”不是很強烈。說心理話,通過這次考試,我的上述三個初衷是達到了。

  翌年,我市又進行了第二次“雙推雙考”,一位當年一起參加考試的朋友勸我繼續上,他鼓勵我同時也是為他自己打氣:有了上次經驗積累,這次肯定能成功。我說算了,嘗試過就行。這位仁兄第二年參加了“雙推雙考”,果真如愿以償。

  以后的日子里,我也有過好幾次離開報社從政的機會,我都沒有放棄對新聞的執著。對新聞理想的執著,對新聞事業的熱愛,令我覺得自己就是做記者這個命,于是就堅守新聞崗位一輩子不離不棄。

  功成不必在我,親身經歷了人生三次偉大時代的變革進程,才是最大的收獲。

1992年3月8日作者(右三)采訪著名作家柯靈(右二)(資料照)

作者:萬軍

分享至
微信掃一掃,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至:
ewin456棋牌官网首页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是什么 甘肃快三最多可以中多少 美国股票指数今天行 山东十一选五出什么号 南京期货配资网 2020年七星彩什么时候开奖 黑龙江6十1 吉林配资公司 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山西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详情